朱雀

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的咸鱼
慎fo(~﹃~)~zZ

【一言万语】

【一言万语】

【drarry】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非常想写被DM嘴炮而又无法反驳只能脑内小剧场的憋屈HP: D】

【轻松日常 一发完 HE】

  德拉科正在做一个新的魔药实验时,一阵猛烈的敲门声让他险些手一抖炸掉自己的魔药实验室。他脸泛黑气的停下手里的工作, “不管你是谁,你他妈最好给我一个让我不对你使出伤害魔咒的好理由——wow!”

  德拉科的声音在打开门的一瞬间戛然而止,“破特?”

  门外站着的正是在他学生时期就拯救了整个魔法界,被无数光环环绕的他们伟大的救世主,如今的魔法部超级傲罗,哈利波特先生。

  看清了来人,德拉科脸上的黑气一扫而光,他挑起眉毛,笑道:“能在我家门口见到你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怎么,你想我了吗?”

  在他们俩的学生时期,他们是整个霍格沃兹公认的最大的死对头。这种关系一直延续到他们毕业,有各自的工作,但其实他们的关系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恶劣,德拉科心想,他们只不过是一见面最后一定会以吵架或是打架的形式收场,这在人际交往中多正常啊。

  因为工作的关系——德拉科是魔法部行政区的高级官员而哈利是魔法部法律部的首席傲罗——他们在毕业后也还是时常见面(并以破坏魔法部建筑物为乐),但他们可从来没有亲近到像现在这样一个来另一个家里拜访的程度。

  站在门口的哈利的脸色倒是真不好。他到现在为止始终未发一言,甚至没有出言反驳德拉科的调笑。德拉科抿了抿唇,

  “好吧,就算你没想我,你甚至已经开始讨厌跟我说话了,那你出现在这里干吗?”

  哈利脸上的神色更奇怪了,他忽然走上前来,拉住德拉科的手往屋里走。

  “操,破特?!”德拉科被他吓了一跳,“你知道就算你是傲罗也不代表你可以就这样闯进我家对吧?这他妈算是非法入侵么我是不是应该报警?——妈的我面前的就是一个傲罗,还他妈是最好的那个。”

  哈利用力瞪了他一眼——依旧没出声,他进了门,在客厅的桌子上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有点迫切的抓起桌上的纸和笔,哈利用力地在上面写:

  「我现在说不了话。」

  德拉科盯着他手上的本子和他的脸看了几秒,然后用一阵大笑回应了他。

  “好吧好吧,”在哈利几乎要喷出火的目光中德拉科勉强停下笑声,“来告诉爸爸,发生了什么。”

  在讲述事情始末之前,哈利把一个用尽全力、力透纸背(甚至划破了纸张)、大写的巨大的FUCK U举到了德拉科面前。

  故事的经过其实很简单,他们伟大的傲罗波特在追捕流窜的食死徒时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他被一道不知道是由哪根魔杖发出的咒语击中了——当然他还是成功追捕了三名食死徒——常年接触黑魔法对此已有一定抗力的哈利被那道本该致残的魔咒击中,最终体现在他身上的效用似乎只有失声。他去了圣芒格接受了治疗,但医师告诉他这种黑魔法一般都没有解咒,或许能力很强的魔药大师可以从魔药角度配出解药。

  “所以——你来找我了?我感动得都要流泪了,破特。”

  哈利没做声——当然他也发不了什么声,他认识的够级别称一句“能力很强”的魔药研究者就只有他学生时代的魔药老师,还有他面前这个铂金脑袋的混蛋。而如果可以选择他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踏入霍格沃兹地下的那个魔药教室也不愿意再去独自面对一次斯内普教授——即使对方在自己心里早已经有了一个辉煌而高大的形象。他现在有些庆幸自己此刻并不能说话了,否则难保自己不会说顺了口。

  “相信我,破特,你说不说出来一点都不重要,”德拉科翘着一边嘴角笑,“它们全写在你脸上。傲罗训练都没教你怎么稍微隐藏下自己的想法么?你这样的可不能派你去出间谍任务,我得给金斯利建议下这事。不过倒也用不着你去出间谍任务,毕竟单你的这张脸识别度就已经实在是太高了。”

  哈利嘴里堵了几百句想要问候德拉科的话,他的本子刚刚被他自己亲手递给了德拉科,所以现在他除了用力冲面前的人翻白眼什么也做不到。去死吧马尔福,哈利在心里恶狠狠的诅咒。

  德拉科把哈利递给他的写着事情经过的本子扔到一边,“顺便说一句,你的字真是数年如一日的没有一点进步,他们招傲罗的时候都不考核一下字体的么?你这种的写的案后汇报金斯利能看得进去吗?嘿你知道吗破特,我前些日子在霍格莫德见到过一种能矫正字体的羽毛笔,我觉得我应该把那个推荐给你。”

  操。

  我他妈和马尔福斗了那么多年,还不知道他有个隐形属性是话唠。

  哈利不承认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现在没办法反驳了。

  “跟我来,”德拉科终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顺手拉起哈利,“到实验室去,我要给你先做个检查。”

  “别碰我实验室里的任何东西,”德拉科在俩人走进实验室后严肃的提醒,“我他妈可没忘你在学校时毁了多少坩埚。”

  哈利用眼神表达了他的不服——以及不屑,他现在当傲罗当的好好的,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一辈子不碰魔药好吗。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我当然也没指望过你有一天能理解魔药的神奇和伟大,但你最好能意识到现在,”他不怀好意的微笑着,“你以后可以开口说话的希望正寄托在这堆瓶瓶罐罐上,更确切的说——掌握在我的手里。”

  哈利瞪他,他要开始怀疑德拉科在学校时是不是背着他修过读心术了,同时他也有点后悔跑过来找德拉科的决定,内心弹幕太多却一句也说不出来这种情况早晚会搞疯他。

  德拉科的动作很快,他迅速给哈利做了检查并在他手边的纸上写了一堆哈利完全看不懂的演算——这中间他完全没跟哈利说过话,脸上的神情都是哈利从来没有见过的专注——然后哈利就被告知只要等个三十分钟,让他配出魔药就行了。

  在看德拉科配置魔药的整个过程中,哈利觉得自己有点能体会到德拉科说的魔药是多么的神奇和伟大的问题了,它们经由面前这位年轻的魔药大师之手,从粗糙的各项材料变成起死回生的良药。他没注意自己的视线停留在德拉科的身上已经太久了,他们认识彼此的时间太久了,在不断争吵中相互了解对方,哈利相信那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他们彼此互相喷洒毒液,互相用最难听的话问候对方,但就比如今天这种情况,德拉科·马尔福永远是哈利的候选人名单第一号。

  一杯长相恐怖的液体被递到哈利面前,“喝了它。”德拉科简单的说,没附加任何解释。

  哈利嘴角有些抽搐,他老实接过了杯子,并大概估计这杯东西的味道够他反胃多久。

  “破特,”德拉科叫他,“你知道那些麻瓜童话,就是写着各种公主王子故事的那种——别他妈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上学的时候选过麻瓜研究好吗——你知道那些不管是陷入沉睡,还是被诅咒、被坏人带走、被喷火龙监护着的公主,她们最后都需要的是什么吗?”

  哈利刚艰难的喝完最后一口魔药——显然见效还没有那么快,他用眼神表达了他的疑问,他完全搞不明白德拉科为什么提起这回事。

  德拉科双手撑在哈利坐着的椅子扶手上,盯着他翡翠般的眼睛,“一个真爱之吻,破特。”

  哈利微微睁大了眼睛,他还是说不出话,但他确信就算此刻他没有失去说话能力他也不知道如何回应。德拉科的脸正在他眼前慢慢放大,直到他的唇停在自己的唇上。

  “妈的,德拉科,”两个人分开时,哈利说出了他今天的第一句话,“我刚刚就想跟你说,应该让你尝尝你自己做的魔药的味道,那简直不是人喝的。”

  德拉科低低的笑,“我尝过了,刚才——但我觉得味道还不错。”

FIN
 

评论(5)

热度(87)